屯卦-上坎下震-云雷屯-即为;难卦、难生之卦-经彖传爻辞象解

屯卦[zhūn]-上坎下震-云雷屯-即为;难卦、难生之卦

元亨,利贞,勿用有攸往。利建侯。
屯卦-上坎下震-云雷屯-即为;难卦、难生之卦-经彖传爻辞象解 周易大传 爻辞 爻辞传 易经 六十四卦 第1张

《彖传》曰:

屯,刚柔始交而难生,动乎险中,大亨贞。

雷雨之动满盈,天造草昧,宜建侯而不宁。

云雷,屯;君子以经纶。
爻辞-屯卦爻辞以时位论述如何处难,唯独阳爻才具备出险资质。

初九,磐桓,利居贞,利建侯。

《象》曰:虽磐桓,志行正也。以贵下贱,大得民也。

六二,屯如,邅如,乘马班如。匪寇,婚媾。女子贞不字,十年乃字。

《象》曰:六二之难,乘刚也。十年乃字,反常也。

六三,即鹿无虞,惟入于林中;君子几不如舍。往吝。

《象》曰:即鹿无虞,以从禽也。君子舍之,往吝,穷也。

六四,乘马班如,求婚媾;往吉,无不利。

《象》曰:求而往,明也。

九五,屯其膏,小贞吉,大贞凶。

《象》曰:屯其膏,施未光也。

上六,乘马班如,泣血涟如。

《象》曰:泣血涟如,何可长也。

当位/不当位、阳爻/阴爻、相应/不相应、比/乘、体客三爻

当位、相应、成比、则和阴阳,刚柔对立统一,则生吉,为得道顺理之象。反之则为失道逆理之象。

卦之代号:取先天八卦 乾(7)、兑(6)、离(5)、震(4)、巽(3)、坎(2)、艮(1)、坤(0),应用:以下卦位主,以上卦位客,对比阳的势力。上下各卦以初爻为行动力、中爻为本体素质、上爻为外显的态度。
屯卦-上坎下震-云雷屯-即为;难卦、难生之卦-经彖传爻辞象解 周易大传 爻辞 爻辞传 易经 六十四卦 第2张

卦解释以上:

 六十四卦中除了乾坤两卦是纯阳纯阴的一个矛盾统一体之外,其他卦都是阴阳相交产生的相杂的卦体,相杂的卦构成了一个矛盾统一体。下震为乾卦的阳来交于坤的初爻而成的卦,乃天地交合的开始,称刚柔始交。上坎为一阳如二阴之中,象天地交合后于坤体之中有孕,有怀育就有产难之事,所以称之为难生即难卦。

动乎险中,大亨贞。怀孕后必然临产,产为动乎险中之象。如果不动则不能出险,动而出险之后,是新的生命的开始,所以其发展的前途是远大的。但是动不能大动,必须循序而动,否则必有险,不能急于求成,为什么呢,因为大亨贞,意思就是必须守正贞,这个贞至关重要。

坎为雨水,震为惊雷,上坎下震,上坎在上为云,在下为雨,阴阳二气交接充于天地之间,为云雨之事。屯为造物之始,万物孕育,所以杂乱冥昧,草为乱也。于此时此象有代表人类社会的开始,冥昧杂乱,教化不兴,天下无序百姓不宁,只有建立候国家,才能安定人民,以天道天象示人事。于此时,君子当为经纶治世,经纶者,经为引,纶为理,像为治丝之事,意义为从杂乱中引出头绪,整理出经纬另其条例分明。

屯内卦为震,一阳动于二阴之下,其德为能为动,其象为雷。外卦为坎,一阳陷于二阴之间,故其德为陷为险,其象为云为雨为水。震雷动能鼓动发育万物,坎水可滋养润化万物,春雷萌动万物始生,万物初生,屯然而难。内欲动而险在外,此卦意在突出事物初生时的艰难之象,然而顺应时运突破艰难的万物必欣欣向荣,故取名为 “ 屯 ” 。

屯卦-上坎下震-云雷屯-即为;难卦、难生之卦-经彖传爻辞象解 周易大传 爻辞 爻辞传 易经 六十四卦 第3张

初九,磐桓,利居贞,利建侯。《象》曰:虽磐桓,志行正也。以贵下贱,大得民也。

“磐”(pán),大石:磐石。“桓“(huán)古代立在城郭、宫殿、官署、陵墓或驿站路边的木柱:桓表。寓意是坚定不移,固守,固守什么呢,后面说了居贞,建侯,就是保持正的态度,安稳的发展自己的领地和子民。以一阳居下,为贵下行,得民护。

初九当位,有应六四,体方积极主动,客方消极被动,正在此时且应体之初九,所以体方正可利用此时大力去发展,但是由于体方体质较弱(从体方中爻看),不能盲目行动,所以只能固守正,发展自己的潜力,为发展出险创造条件。

初九虽为阳刚勇于进取,但是初爻不具备出险的条件,也只能是进进退退,盘旋不敢轻易冒进。虽磐桓,志行正也。以贵下贱,大得民也。行正,是因为阳初爻得位,徘徊进出不冒进,其思想和行动未偏离正道。初九的阳爻是从乾体中来,乾阳尊贵本居上位,现在却居于震体的两个柔爻之下,所以说以贵下贱。

处险难之屯,只有阳爻才可以出险,阴爻不能出险,所以唯独只有阳爻才具备出险的能力。初九阳居下谦卑得众望,所以能建立侯邦,最后救万民出险。所以初九盘桓,不是不动而是为动做基础,动则必成。

六二,屯如,邅如,乘马班如。匪寇,婚媾。女子贞不字,十年乃字。《象》曰:六二之难,乘刚也。十年乃字,反常也。

邅”(zhān),难行不进。“班”,调回或调动(军队),体方需要向客方出示善意,“匪寇,婚媾”。由于体方出示了善意,逐渐地客方会改变态度,“女子贞不字,十年乃字”。六二居阴得位,和九五有应,但是六二的体质差,不能出险,所以退而求初九,因为六二在初九之上,为柔乘刚,逆比,所以说六二和九五的结合要等十年。

第二爻位置是阴位,这条爻是阴爻,阴爻在阴位,当位,并且与第五爻有应。当位又有应,是对主方的有利因素,所以爻辞说“女子贞不字,十年乃字”

六二不具备出险条件,自身以柔居阴位,无出险能力,所以说邅如,乘马班如。但是通过这个动作显示,六二有出险之志。六二和九五相应,一阴一阳相应则相得,九五可以协助六二出险,但是六二处于二阴位,还没有到出险的时候,所以虽然相应,但是不能相助。当六二退回后,六二底下有个初九,也是一阴一阳,一刚一柔,两爻关系并非敌寇,而是婚媾,可以结合,但是六二居初九之上,为柔乘刚是逆而不比,所以才出险了女子贞不字,十年乃字。六二贞洁自守不嫁给初九,等待了十年,等到出险的时候,才同意嫁给和她应的九五,二者婚配共同出险。

六三,即鹿无虞,惟入于林中;君子几不如舍。往吝。《象》曰:即鹿无虞,以从禽也。君子舍之,往吝,穷也。

“虞”准备之意,向导之意,追逐鹿,没有向导,正确的做法是舍弃它吧,进入森林是贪吝,会有转凶。

六三是阳位,阴爻,阴爻居阳位,不当位,又与六阴无应。不当位,表明体方态度随和,有可能受到客方制约,是潜在的对主方不利因素;上六随和,没有制约主方的意图,那潜在因素没有成为对体方的真正不利因素。如果体方改变态度,强硬起来,有可能反过来制约客方,然而,主方素质太差,如果盲目前进,可能很困难,所以,爻辞说“往吝”。

六三不具备出险条件,如果不顾及客观条件,贸然去涉险,必然穷困。几不如舍这个几为机,几微也,提前预知。为什么此爻辞告诫语多呢,不妨看看六三,其一不当位,其二无应,其三有六二阴爻相助,有六四的引导,所以易犯错误,所以才多告诫。

六四,乘马班如,求婚媾;往吉,无不利。《象》曰:求而往,明也。

六四,结合初九爻来看。阴,表示客方被动,行动力不行。往复调动军马去求婚,往前进是吉利的,没有不利的事。客方消极被动给体方的积极主动提供了机会,体方应当抓住机遇,果断前进。六四爻是阴爻,阴爻在阴位,当位,又和一阳有应。当位,表明客方消极被动,为体方发展提供了机会,这是潜在的对主方有利因素;有应,表明体方积极主动,正好可以利用客方被动的机会,那潜在因素成了真正的对体方有利因素。所以,爻辞说“往吉,无不利”。

六四已经从下卦进入上卦的坎体,形式的发展已经有可能为度险提供了可能,但是六四是柔爻,只有阳爻才能度险,所以不能上进度险,所以说乘马班如,徘徊不前。结合初九来看,初九十阳爻有度险的志向,只因为处在初九,所以才耐下心来做发展的,当初九和六四结合之后,一阴一阳一刚一柔相应相得,所以《象》曰:求而往,明也。初九和六四共力去度险,成功就在不远的地方。

六四处多惧之位,所以行动力自然打折,另外六三语言上的支持里不够,所以六四多鼓励之词。

九五,屯其膏,小贞吉,大贞凶。《象》曰:屯其膏,施未光也。

〖译文〗囤聚油脂,短期坚持吉利,长期坚持有凶险。九五是阳,表示客方素质良好。“膏”(gāo)脂油:春雨如膏。辞义是:充分利用客方的良好素质,短暂保持现有关系对体方有好处,“小贞吉”。因为体方是受惠于客方,这种情况不会维持很久,主方应当着力于改善自己的素质,“大贞凶”。

九五是阳位,这条爻是阳爻,阳爻在阳位,当位,又与二阴有应。当位,表明客方素质良好,有可能帮助主方,是潜在的对主方有利因素;有应,表明体方素质不佳,需要客方帮助,那潜在因素成了真正的对体方有利因素,体方应当抓住这有利机遇,尽快地从客方的良好素质得益。所以爻辞说,“小贞吉”。这机会来自客方,如果体方行动迟缓,可能失去良机,对体方不利,所以爻辞说“大贞凶”。

九五是坎居上体为云,九五陷于两阴之中,屯难又说难生、险种、不宁,就是指九五难降下为雨。屯其膏,膏为雨,密云不雨就是屯其膏,九五囤积膏泽不下降成雨,险就无法解除。施未光也种,施为下降的雨为泽,光者大也。意思就是在囤积雨,还不是很大,大了就降了。

九五受到六四六三的影响未免小心翼翼,所以卦辞提醒小贞吉,大贞凶。

上六,乘马班如,泣血涟如。《象》曰:泣血涟如,何可长也。

“涟”是落泪。“上六”阴柔,却上升到极点,已经是日暮途穷的时刻。与下卦的“六三”,同属阴爻,不能获得应援,以致陷于进无可取,退无可守的绝境;因而忧惧,血泪涟涟。

这是第六爻爻辞。阴,表示客方态度随和。“班如”(bānrú),盘桓不进貌。“涟”(lián)泪流不断的样子。辞义是:往复调动军马,流泪出血,痛哭不止。

第六爻位置是阴位,这条爻是阴爻,阴爻在阴位,当位,不过与三阴不有应。当位,表示客方态度随和,有可能为体方的发展提供方便,是潜在的对体方有利因素;不有应,表明体方态度也随和,不能利用客方随和态度获益,那潜在因素没有能够成为真正的对体方有利因素,错失良机。所以爻辞说“泣血涟如”。

初九言盘桓,六二、六四、上六皆言乘马班如,每一爻都有度险的志向,而上六流泪不止以至于出血,足见度险的心切又悲痛。《象》曰:泣血涟如,何可长也。意思是,这样怎么能长久呢,深深的悲悯之心,多么希望变啊,易曰变则通也。上六十屯之终,终则当变,而且宜速不宜迟,屯卦一反转即变成了蒙卦,山水为蒙,坎体居下,度险了,一切通达。


联系管理员微信:zhouyihetuluoshu开通会员享有所有文章内容阅读权限。

作者每周都更新周易五术内容,内容涵盖堪舆,梅花易数,六爻,六壬,奇门,四柱,星象,面相以及周易易理。